•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观点

中国就业“零增长”危机

时间:2006-8-9  作者:谭伟  来源:北京周报  查看:1326  评论:0
内容摘要:中国就业“零增长”危机经济高增长带来的却是就业率的“零增长”,有专家指出,这种现象如不得到及时扭转,将会引起了一系列经济和社会的问题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令越来越富裕的中国人感到吃惊。该份名为《2006亚洲太平洋地区人类...

中国就业“零增长”危机

经济高增长带来的却是就业率的“零增长”,有专家指出,
这种现象如不得到及时扭转,将会引起了一系列经济和社会的问题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令越来越富裕的中国人感到吃惊。该份名为《2006亚洲太平洋地区人类发展报告》其中提到:“在东亚的成功故事背后,隐藏着‘无就业增长’的挑战,年青人与女性正经历着‘无就业增长’。” 而该署驻华代表处高级经济学家毕儒博先生更是直言不讳地指出:“事实上,‘无就业增长’在东亚很多国家和地区都表现非常严重,尤其是中国!”

    其他一些国际经济组织的驻华人员,也对这一结论表示了赞成。亚洲开发银行中国代表处高级经济学家庄键就认为:“从数据上看,中国经济的高增长是与高失业并存的。”

    但这一说法,并不为国内专家完全认同。“这种说法不太准确,”7月4日,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劳动科学研究所副所长莫荣说,“中国经济在高速增长的同时,是带来了很高的就业,由于劳动力供给等原因,失业率没有下降,表现出低就业的增长态势,确切地说是‘经济高增长没有带来高就业’。”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丁元竹也指出,“不能简单地说中国的‘无就业增长’很严重,我们要充分的看到在中国经济转型时期所面临的各种挑战,在目前看来,劳动力过度的依赖市场的作用,很有可能使这种状况持续很长的一段时间。”

高增长与高失业并存

    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报告》看来,“无就业增长”是指“虽然产生就业机会,但是远比投入市场的劳动力的增长和经济增长的速度缓慢”。

    上述《报告》中引用的数据显示,在上个世纪90年代,由于出口的持续上扬,中国经济增长增速高达10.1%;而同期,就业的增长率却只有1.1%。而《北京周报》记者从近几年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年度统计报告也发现,2001年-2005年中国GDP增长速度分别为:8.3%、9.1%、10%、10.1%和9.9%,而同期年末城镇登记失业率5%,是改革开放以来最高的5年,并远远高于上世纪90年代(1990年-2000年间的中国平均城镇登记失业率只有2.8%)。

    国际劳工组织研究就业动向的首席分析师杰夫·约翰逊说:“我们在亚洲许多国家看到的情形是:经济增长过去一直与就业增长有非常紧密的关系,现在再也不是了。”

    庄键分析认为,在某种程度上说,“无就业增长”可以说是一种无意义的增长,是和“科学发展观”背道而驰的。因为它除了消耗资源、污染环境以及使一小部分人富裕起来之外,大部分国民并不能从这种所谓的“增长”中获得多少好处。更为重要的是,“无就业增长”可能会带来一系列的经济和社会后果。

    首先,“无就业增长”将在很大程度上使国家的收入分配改革计划陷入“空转”的状态,贫富差距不仅不能缩小,反而很有可能会被进一步拉大。因为不能就业就不能获得工资收入,也就无法分享经济增长的成果。

    其次是无法积累人力资源,这将会影响中国长远的竞争力。因为:“无就业增长”将使没有工作的人无法负担下一代的教育费用,这将导致整个下一代国民的平均素质下降,使中国在未来激烈的国际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更糟糕的是,由于下一代没有受过良好教育,他们将更难找到高收入的工作,致使他们比自己的父辈还要贫困,形成“贫困的代际传递”现象,这对我们建设“共同富裕”的社会目标的损害是致命的,由此也会在社会心理层面造成负面影响。

    三是会形成过于依赖出口的畸形经济结构,有损国家的经济安全。表面上看起来国民经济还在不断增长,但由于国民所得没有同步增长,所以内需就始终无法启动,国内市场无法扩大,企业要实现利润,就只能依赖海外市场。现在中国经济对外贸的依存度已经达到了70%,而且主要是依赖美国市场。

    “中国的经济高增长没有带来高就业,经济增长模式越来越像低就业增长或是无就业增长模式。”丁元竹说,“不管怎样,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报告》确实给我们提了个醒。”

经济转型是根源

    对于中国出现就业“零增长”现象,庄键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国经济结构正处于转型期,经济结构逐渐地脱离劳动密集型产业进入资本密集型产业,相同资本带来的劳动就业的增长自然就比过去减少了。”

    虽然莫荣并不认为中国现在的就业状况如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报告》中所说的那么严重,但他也承认:“事实上,我们从中国的GDP就业弹性系数的变化也可以看出,中国吸收劳动力的能力是呈下降趋势的。”

    就业弹性系数是就业人数增长率与GDP增长率的比值,即GDP增长1个百分点带动就业增长的百分点,系数越大,吸收劳动力的能力就越强,反之则越弱 。据他介绍,上个世纪80年代我国的GDP就业弹性系数为0.303,90年代为0.104.本世纪前5年就业弹性系数为0.105。

    亚洲开发银行几个月前在一份报告中也警告,亚洲可能出现“就业岗位危机”,中国这样的出口大国创造就业岗位的能力已经下降。20年前,中国GDP每增长3个百分点,就业增加1个百分点,现在,则需要GDP增长8个百分点,才能让就业增加1个百分点。

    丁元竹分析说,“中国正进入一个重化工业时期,资本密度加大,技术更新加快,产业吸纳劳动力的能力是下降的,资本开始排斥劳动力。加上我们人才的结构性问题,供需矛盾,大量的劳动力没有工作,而很多企业需要大量适合市场发展的人才,劳动力相互排斥也是原因之一。”

开拓就业途径

    据国家发改委的消息,2006年,新增劳动力达到峰值,16岁以上人口增长达到高峰,劳动力资源增量有1700多万人。预计全年城镇需要安排就业总量约2500万人。从需求情况看,预计今年城镇可新增就业人员约1100万人。劳动力供大于求将达到1400万人,比2005年增加100万人。

    丁元竹说,“压力是可想而知的,好在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应该从追求‘经济增长优先’转向以就业增长为中心。”

    事实上,国家在“十一五规划”中明确提出了目标,未来5年,中国城镇将有4500万人走上工作岗位,登记失业率将控制在5%以内。

    那么,如何化解“无就业增长”呢?对此,莫荣建议,首先要更多地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其次,要更多地发展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再者,大力发展以服务业为主的第三产业。因为它们能吸纳更多的劳动力。毕儒博也建议说,政府需要加大投入,尤其是中西部落后地区的投入,以此促进大量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向中西部转移,从而解决更多就业。

    但在目前简单地鼓励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并不是能够普遍适用的政策。丁元竹认为在不同地区应该采取不同对策。比如珠三角地区,劳动力供给不再宽裕,通过产业升级提升劳动生产率已经比较紧迫,此时,恰好应该鼓励发展资本和技术密集的产业。

    丁元则强调了政府的干预作用:积极用公共财政支持中小企业的发展。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在谈到未来就业的出路时也认为,解决中国就业问题惟一的出路是发展自由职业、微型企业和中小企业。

    周天勇说,根据英国、德国、美国等国家的经验显示,65%到80%的从业者在中小企业就业。2005年中国就业率最大的一项是私营企业,其次是有限责任公司,第三就是个体户,它们占到全部新增就业的80%。“这说明劳动力往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往国有企业里挤,用大企业解决就业的思路实际上是不对的,不符合就业的规律。” 

    他认为,中国就业者的创业意识很淡薄,国家应该加大教育培养力度,出台相应的政策鼓励创业者创业,发展自由职业、微型和中小企业,最大限度地放宽创业注册登记和行政审批等条件,下决心大规模清理政府部门的收费、执法部门的收费。“中国对中小企业的收费太多了,几乎政府的各个部门都收费,很少有几个部门不收费,国家应该建立完善的中小企业体系,建立各种政府基金支持中小企业的发展,形成对中小企业有利的治安和法律环境。

    中国政府通过各级地方政府开始实施积极的就业扶助政策。2006年6月,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培训就业司副司长王亚栋25日对媒体公布,受惠于小额担保贷款,2003年至2005年间,中国累计有30多万人成功创业,间接带动近百万名下岗失业人员再就业。

    中国各个地方如正在积极实施消除家庭“零就业”工程,帮助生活在贫困边缘的就业困难群体尽快实现就业再就业,并积极引导有条件的劳动者走上创业之路。

    以深圳为例,根据深圳市政府公布,截至7月底,深圳市全市有“零就业家庭”2000多户。深圳市计划要在9月底前实现95%的“零就业家庭”中至少有1人实现就业,力争年底让这些“零就业家庭”全部“归零”。

    深圳市劳动与社会保障局局长管林根透露,10月份深圳市劳动与社会保障局还将出台一系列就业政策,确保政府为“零就业家庭”失业人员提供的工作岗位工资达到1500元以上。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Copyright © 2014 www.morong.cn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060005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