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荣个人主页(WAP手机版)
首页 > 论文

莫荣、孟彤:当前全球就业发展十大趋势

作者:莫荣、孟彤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查看:360
金融危机造成的就业缺口难以“愈合”

全球经济未能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就业岗位仍不足。数据显示,若按危机前就业增长趋势运行,金融危机使2014年岗位数量减少6100万个。岗位数量的减少还体现在劳动参与率降低上,很多人脱离了劳动力市场。但是,最近劳动参与率下降已趋向平稳。

1991年-2007年期间,全球年均就业增长率为1.7%。自危机爆发以来,2007年-2014年期间,全球年均就业增长率降低至1.2%。按照目前发展趋势,随着劳动力队伍的扩大,失业将持续上升。预计中期的就业创造保持在目前较低的增长率,造成全球工作缺口进一步扩大。数据显示,到2019年,缺口将达8000万个。如果加上新增劳动力人口,在未来5年,需要创造2.77亿个工作岗位才能弥补危机造成的全球工作缺口,进而吸纳新增劳动力人口。

2001年-2019年,全球就业增长趋势和全球工作缺口数量与预测值

资料来源:国际劳工组织计量经济学趋势模型,2014年10月。



失业人数不断增加

数据显示,2014年,全球失业总数为2.013亿人,比上年增加了120万人,比2007年增加了3100万人;全球劳动力中大约5.9%的人员处于失业状态,但各国失业状况差异极大。北非和撒哈拉以南非洲以及中东国家持续处于高失业率状态,有些国家失业率高达30%。南欧国家失业率也未出现显著下降。另一方面,亚洲国家,尤其是东南亚和太平洋地区,经历了相对较低的失业率情况,但这通常是以较高的非正规就业率为代价获得的。在某些国家,非正规就业占就业总量大约85%。在发达经济体中,英国和美国的失业显著下降,欧盟其他国家失业只出现小幅下降。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由于全球经济减缓,一些国家正在面临日益增长的失业情况。

预计发达经济体,特别是欧盟成员国失业率将逐渐下降。欧盟失业率预计在2015年-2017年继续处于小幅下降的态势。南欧国家仍处于极高的失业率状况。而20国集团中一些新兴国家预计未来几年将出现失业率略有上升的情况,这是由于越来越多的人员从通常失业率较低的农村转移到城市。中东和北非国家失业情况令人担忧,继续处于世界各地区失业率最高的状况。



近几十年来,劳动参与率一直处于下降的趋势

2013年,全球劳动参与率稳定在63.5%,但仍比2007年低0.7个百分点,表明全球劳动力减少了4000万人。另外,劳动参与率长期趋势为进一步下降,到2030年,全球工作年龄人口中劳动参与率将显著下降至63%以下。

在发达经济体和欧盟,青年劳动参与率不断下降与青年人就业前景持续暗淡有关。只有经济中期获得较快增长,才能使这种困境发生逆转。另一方面,在新兴经济体,特别是在南亚,由于女性延长了受教育时间和女性劳动参与率的下降,造成劳动力参与率一直处于下降趋势。这些趋势有可能更长久地持续下去。



年龄为15-24岁的青年人继续受到危机重创

2014年,全球青年失业率达13%,比成年失业率几乎高3倍。尽管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新生代青年人规模小于以往,特别是在东亚和拉丁美洲,但是,大多数国家的青年人仍难以找到工作岗位。

尽管青年人平均受教育程度显著提高,但是,青年失业率上升趋势持续存在。自2007年以来,在可获得数据的30个国家中,有26个国家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人占劳动力人口比例有所提高。然而,自危机爆发以来,在18个国家中有16个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人失业率有所上升。

据预测,很多国家未来几年青年失业将出现显著上升,特别是那些当前青年失业率低于全球平均水平的国家。2015年,全球青年失业率将上升至13.1%,随后一直到2018年都将保持不变。2015年,东亚和中东的青年失业率上升幅度最大,预计未来几年将进一步上升。



劳动力市场中性别差距依然持续存在

金融危机初期曾出现失业方面性别差距适度缩小的情况,这是因为危机造成工作岗位数量的减少主要集中在以男性为主的工业行业中。然而,随后的就业增长也主要发生在以男性就业为主的行业中(如建筑业),使刚刚缩小的性别差距又重新扩大。总体上,妇女持续处于较高的失业率和较低的就业率状态,她们劳动参与率较低,而从事不稳定就业(自雇就业和无报酬家务工) 的风险加大。妇女除了遭受上述歧视以外,性别差距还表明妇女在收入方面的重大损失。对于那些性别差距最大的国家和地区,若将其就业和劳动参与方面的性别差距下降至全球平均水平,与此情况进行对比,其收入损失占人均GDP高达30%。



未来5年就业岗位创造主要集中在私营服务业

未来5年,将在私营服务业中创造大量的新岗位,私营服务业雇用的人数将占全球劳动力的1/3。卫生保健、教育和行政管理方面公共服务业的就业数量也将出现小幅增长,占就业总量的12%。与此相比,全球工业就业占就业总量比例预计将稳定在22%左右,主要靠建筑业就业持续上升驱动,而制造业工作岗位数量将继续减少。总体上,新兴经济体的工业就业对于产业结构转型起着重要的作用。但是,工业就业不可能强劲地推动就业增长,而服务业就业将在未来5年成为创造就业岗位最具活力的领域。

2010-2013年期间与2014-2019年期间,全球行业就业增长情况(%)注释:2019p表示2019年数据为预测值。

资料来源:国际劳工组织计量经济学趋势模型,2014年10月。



高技能职业需求量不断增加

数据显示,自2000年-2019年期间,低技能职业一直处于下降趋势,高技能就业一直处于上升趋势。2014年低技能和非常规的体力工作占全球就业总量的45%以上,中等技能常规工作占就业总量大约37%,高技能非常规认知型工作占就业总量大约18%(以下简称低技能、中等技能和高技能)。但是,世界不同地区存在很大差异。

数据显示,2000年-2013年期间,所有地区的低技能就业占就业总量比例都有所下降(发达经济体除外),减幅最大的地区是东亚和南亚,均减少了8个百分点以上。发达经济体的中等技能就业在下降,被低技能职业部分代替。但是,中等技能就业创造的产值占全球经济的份额保持稳定。所有地区的高技能就业占就业总量比例都有所上升,增幅最大的地区是中东和南亚,分别增加了近6个百分点和5个百分点。

高技能职业占就业总量比例不同地区差异极大,从撒哈拉以南非洲占不足10%,到发达经济体大约40%。发达经济体中等技能就业比例减少是造成不平等上升的一个因素,这就是所谓的中等收入就业“空心化”。



工资增长仍处于减缓的趋势

全球工资增长率尚未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2014年的工资增长率有所减缓。在当前的环境下,在大多数国家,就业创造并未给雇主加大提高工资的压力。在少数国家,工资快速下降(如希腊、西班牙和英国)。在大多数发达经济体中,工资增长延续落后于劳动生产率增长的长期趋势(2009年除外),以使企业通过降低工资增长来弥补利润损失。

在大多数国家,缓慢的就业增长和缓慢的工资增长结合在一起造成劳动收入份额的长期下降。这种状况限制了家庭的可支配收入,由此,减少了个人总体需求,进一步巩固了当前较慢的经济增长循环周期,潜在地加大了通货紧缩的压力,特别是在欧洲和日本。



不平等正在削弱人们对政府的信心,加剧了社会动荡的风险

不断上升的不平等削弱了人们对政府的信任。数据显示,在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国家中,人们对政府的信心迅速下降。发达经济体、东亚、东南亚和太平洋地区、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也是这种情况。如此大面积的信心下降,特别是如果伴随收入停滞或下降,会造成社会动荡。中东几个国家已显示出动荡情况。这种情况会对社会、经济增长和就业状况产生连锁反应。

青年人通常是对自身的经济和社会状况,诸如不平等、低工资和高失业最易于流露表达的人群。在青年失业十分普遍或失业快速上升的国家,社会动荡尤其严重。



未来的失业也将受到危机和缓慢复苏带来的影响,就业和社会前景是可以改善的

未来失业率变化情况将受到先前的经济增长是加速还是减速的影响。尽管与发达国家相比,发展中国家的失业与经济增长之间存在较弱的关联度。对于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通常对商品价格变动较为敏感,这种变动并不完全转化为劳动力市场运行变化。经济增长减缓对失业产生的影响大于经济增长加速对失业产生的影响。换言之,经济增长减速往往对失业产生十分有害的影响,而经济增长加速在减少失业方面所起的作用十分有限。

只要解决了主要的问题,这种动荡局面是可以改变的。国际劳工组织的分析显示,需要加强总体需求和企业投资,包括精心设计的就业、收入、企业和社会政策。信贷制度应转向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支持小企业的发展。欧元区经济疲软需要通过增强信心来应对。日益增长的不平等必须通过精心设计的劳动力市场和税收政策来应对。

在应对与不稳定就业上升有关的、持续存在的社会脆弱性问题时,特别是青年高失业率、青年长期失业和青年退出劳动力市场,尤其是妇女中存在的这些问题,仍有运作空间。这意味着要实施包容性的劳动力市场改革措施,以便促进劳动力参与,提高就业质量和不断更新技能。

  (作者单位:人社部国际劳动保障研究所。莫荣:所长、研究员、政府津贴,孟彤:副研究员)
上一篇:莫荣:坚持共享发展
下一篇:实施更加积极的就业政策 促进中国人权事业发展

Copyright © 2014 www.morong.cn All Rights Reserved
通讯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新西街17号 电话:010-64941018 E_Mail:morong@sohu.com

黔ICP备06000528号